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时光慢些走

一朝一梦忆年华——文法外语系 崔雪丽

发布者:本站   发布时间:2022-7-8 0:00:00   阅读数:

曾几何时翘首以待大学毕业的日子,时至今日却又充满了不舍。我们于不同地区中来相聚于此,却又想着各自的目标奔向未来,以此文章的收尾来结束自己的大学生涯,回顾这些年以来的收获颇具激动之情的同时,又夹杂着对荏苒时光无尽的难忘和眷恋。两年间我无法忘记留下我每一个回忆的角落,教室、宿舍、钢琴室、舞蹈房、大大小小的舞台之上的点点滴滴……恍惚之间,似如昔日每个盛夏光阴时的一念永恒,曾与同学并肩前行的日子,是我人生中最珍贵的记忆。

我的大学时代,简而言之,是幸福的。

记忆中发生了很多事情,在这一年,我和身边的很多同学参加了专升本考试,时光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安抚着我的不知所措,我不知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,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念着同学的情,挂着恩师的意,却也小心记怪着,这么多年,老师教会了我们那么多,却从没有教过我们,在离别时怎样做才不会难过:在这一年,我们终于如愿以偿,来到了真正的大学校园,无论过程怎样,结果我还是感到幸运的,在这里,我有了新的朋友,有了新的圈子,也看到了那种从容与优秀:在这一年,我参加了很多社团,去过很多地方,但没想过会在这里驻足,这里很好,不论是图书馆窗户旁徐徐吹过的微风,还是办公室里导员的打趣的玩笑……

这一年,如果要用文字的形式流淌,我更希望分享的是我这两年对一些词新的认识:

“遇见”

遇见,包含了太多的韵味,有时候,不敢轻易去触碰。这一年,我遇见了新的朋友,她们热情、善良,使我感到了一种生生不息的温暖;也遇见了旧的友谊,如酒的香醇,愈久愈香;更遇见了父母的柔情,他们因你而坚强,也因你而脆弱。

而这些所有的遇见,都仿佛让我明白了:你要有能力给予,有底气领受,且有心回馈。不是利益层面的等价交换,而是环保层面的循环再生。

“青春”

董卿曾说:“人生就像一首诗,当我们拥有她的时候,往往没有读懂她,而当我们读懂她的时候,她却早已远去,这首诗的名字,就叫做——青春”。

今天的我,趁还算有一些资格来谈论它的时候,我想记住她的名字。时光荏苒,岁月蹉跎。在二十几岁的年纪,我会害怕来不及,来不及感受青春带给我的放肆,便开始寻求安稳;来不及经历跌跌撞撞的伤痛,便开始不去试着开始;来不及努力做出改变,便开始计较着得失。于是,青春便不再那么纯粹,好像所有的自由都是以不自由为前提的,而所有的青春也将是迷茫的,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。

“选择”

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一个永恒的选择题,以至于到最后,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,可能不在于我们的能力,而在于我们的选择。伟人的选择,是大格局的,是有着无比信念的。而对我而言,于细枝末节的生活中的选择相比,在人生路口中的选择,有时候是无措的。可我也清楚的知道,每一条道路,都有它的优势,也有它的不足,热衷于它的利好,就得有责任承担它的缺陷,这是选择的代价,也是成长的代价。

生命可贵,岁月厚重。每一年,每一步,都有它的意义。希望来年的时光与爱,像晚霞一样,渐晚渐浓。希望来年的自己,来年的我们,像这烛光一样,有一份热,发一份光。

“离别”

拼命长大的这几年,与多少人匆匆忙忙的擦肩,许多未曾熄灭的长夜都淡的看不见。孤孤单单的追着那风筝,一路跌跌撞撞地奔跑,奋不顾身,望着远处的斜阳,那孤注一掷的岁月,一如从前。我一直以为,一个人可以改变世界。两年倏忽,临别之夜,我彻夜难眠。因为,我发现,原以为我不在乎的人,对我而言,竟如此难以割舍。我开始害怕,害怕分离,害怕遗忘,害怕改变;我开始怀念,怀念围绕在校园内广播的歌声,怀念同寝两年的友谊,怀念再也回不去的曾经。

我突然发现,我一直在固步自封,而世界一直在变,我们也一直在前进。我留不住任何人,每个人都在专注着追寻自己的方向,离开一个台阶,登上另一个巅峰。而我,也有自己的生活,我也有我的使命。新的环境,新的朋友,他们正渐渐以一种友好的方式向我走来,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接纳。

 或许多年后的重逢,我们再次面对面相拥,依然可以很坦然的谈论着在大学校园的一点一滴,欠谁的一桶泡面,当初追的男孩如今怎么样了,以前的梦想是什么而如今为了生活我们又做了哪些改变……谈笑过后依然可以躺在彼此的臂弯,满含泪痕的相视一笑,一幕幕……仿佛又回到了曾经。

有很多人,我们跌跌撞撞的走入彼此的生命,不谈前程,不问归期。我不知道这样的情感该如何安放,可我们分明感受到在这所城市的某一个角落里,我们有着同一个藏在心底的曾经。

最后,在此向各位老师和同学道一句感谢。

饮水思其源,成学念吾师。感谢求学路上的所有老师,是他们的鼓励与包容,才使我在这大学时光里及尽知识的饱满与情感的乐观,他们身心力行给予我最无私地支持,这份感情会伴随着我走向更远的路。山水一程,感谢同窗好友在这两年的春夏秋冬里给予的陪伴、包容、与帮助,欢声笑语无不是你们。